首頁 > 生活 >

網紅代糖赤蘚糖醇“塌房”了嗎?還能放心吃嗎?

發布時間:2023-03-15 16:50:49來源:
  說起赤蘚糖醇,它這幾年可真稱得上是代糖界的“頂流”了,去大商超或小便利店的飲料冰柜溜達一圈兒會發現,至少有一半以上的“無糖甜飲料”都使用赤蘚糖醇作為甜味劑,零卡且冰冰甜甜的誘惑,對于大多數嘴饞又怕胖的朋友們,無疑是優先選擇。飲料圈的廣告語傳遞的信息普遍是這樣的:赤蘚糖醇,天然來源的健康甜味劑,幾乎沒有熱量負擔,不會影響血糖波動,也不易制造胃腸不適……買它!
 

 

  不過,最近英國權威期刊《自然》子刊《自然·醫學》發表了一篇由美國知名醫學研究機構克里夫蘭醫學中心(Cleveland Clinic)負責的研究,表示常用的人工甜味劑赤蘚糖醇可能會加速血栓形成,增加中風和心臟病發作的風險。這一觀點迅速引發了業界關于赤蘚糖醇是否真的有危害的討論和爭議,今天就來科普一下這個“紅”了好幾年的代糖赤蘚糖醇,以及我們到底應該怎么看待它。

  赤蘚糖醇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相較其他糖醇類其優勢有4點

  以添加劑形式應用于食品的赤蘚糖醇,是以葡萄糖為主要原料,利用解脂假絲酵母或叢梗孢酵母或類絲孢酵母經發酵轉化為赤蘚糖醇,再通過精制等工藝得到的食品添加劑赤蘚糖醇晶體產品。

  不同于阿斯巴甜這類“非營養性甜味劑”,赤蘚糖醇與其他糖醇類甜味劑類似,屬于“營養性甜味劑”,即食用后并非完全不提供能量。既然并不是零熱卡,為何赤蘚糖醇會在各種糖醇中脫穎而出被熱捧呢?因為它的4個優勢:

  能量低:僅0.21kcal/g(是蔗糖熱卡的5%),顯著低于其他糖醇類甜味劑。木糖醇是2kcal/g(為等量蔗糖熱卡的50%)、麥芽糖醇是2.1kcal/g。

  甜度高:在營養性甜味劑里甜度較高,僅次于木糖醇和麥芽糖醇。赤蘚糖醇的甜度相當于等量蔗糖甜度的60%-80%,在口腔中可以制造溫和的冷卻效果,且沒有某些甜味劑常見的“回味”。

  具有天然性:廣泛存在于天然蔬菜、水果(如甜瓜、西瓜、梨、葡萄等)以及發酵食品(如奶酪、醬油等)中,人體耐受性較高,在攝入適量的前提下(一般單次用量不超過35克)不容易引發脹氣、腹瀉、惡心等消化道癥狀。它的最大非致瀉劑量明顯高于其他糖醇(以木糖醇為例,是木糖醇的2倍。即要想引發同樣的消化道癥狀,需要攝入木糖醇2倍以上劑量的赤蘚糖醇)。

  有益于口腔健康:赤蘚糖醇無法被口腔中的細菌利用轉化,不會導致齲齒,對兒童及成年人的口腔健康均有益。

  同時,它具備了其他糖醇類甜味劑的優勢,即代謝途徑與胰島素無關,平均血糖生成指數和胰島素血癥指數分別是0和2,不會引起血糖波動,對有血糖問題或診斷為糖尿病的朋友們較為友好。

  此外,既往的小規模、短期人體內研究,以及體外實驗和動物實驗的結果發現,赤蘚糖醇有助于延遲胃排空和饑餓感,有助于改善糖尿病患者糖化血紅蛋白HbA1c的水平及小血管內皮功能。因而認為赤蘚糖醇具有潛在的抗糖尿病和抗肥胖作用,是糖尿病患者的首選代糖。

  赤蘚糖醇的食用安全性如何?

  盤點有關聯的官方信息

  1999年6月,世界糧農組織(FAO)和世界衛生組織(WHO)設立的食品添加劑專家委員會(JECFA,對食品添加劑進行安全性評估的機構)批準將赤蘚糖醇作為食用甜味劑,且無需規定每日可接受攝入量(簡稱ADI,指一個人一生中每天可以安全食用的這種物質的量)。

  1997年,赤蘚糖醇獲美國FDA安全食品配料GRA認證,在美國含有赤蘚糖醇的食品包裝上均允許標注“有益于牙齒健康”的標識。

  2001年后,美國FDA逐漸批準將赤蘚糖醇用于各種食品中,作為甜味劑、穩定劑和增稠劑,如面包店餡料、蛋糕和餅干、冷凍乳制品甜點、布丁、酸奶、口香糖、糖果以及低熱量飲料。

  2003年,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批準赤蘚糖醇作為食品添加劑使用是安全的,幾年后容許將赤蘚糖醇用于所有食品。

  我國國標《GB 2760-2014 食品添加劑使用標準》中,有關赤蘚糖醇的使用,并未像對諸如阿斯巴甜、安賽蜜、甜菊糖苷等甜味劑那樣,對最大使用量做詳細注釋,而是簡單一句話:“可在各類食品中按生產需要適量使用”。

  目前,赤蘚糖醇已通過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歐盟食品科學委員會、澳大利亞新西蘭食品標準局等國際權威組織和多國監管部門的安全性評估,可作為食品添加劑應用于生產中。

  這類研究的質疑合理嗎?

  研究本身有漏洞嗎?

  再說回那篇引發爭議的研究文章,發布后近一周余,陸續有利益相關方對此提出了質疑,指出該研究有局限性,安撫消費者完全不必恐慌。理由是:只是前瞻性研究,只涉及相關性,并非因果關系;研究對象主要來自本身就存在較高心血管風險的中老年人群,并不具備普適性;8名志愿者試驗中,一天30克的赤蘚糖醇攝入量,在亞洲人的生活中,很難通過進食含有赤蘚糖醇的餅干、咖啡方糖等加工食品吃進這么多。“如果不是單次吃超大量的食品,很難達到研究中的攝入量”。志愿者試驗中,雖然血漿赤蘚糖醇水平驟升,但不會長時間持續高位,第二天就會明顯下降,并在7天內恢復至正常水平……

  我認真讀了原文,也認真檢索了有關赤蘚糖醇的一些研究和綜述,感受是《自然·醫學》的這篇“研究”總體設計是比較嚴謹的,討論也較為深入,并沒有那么不堪。不過,該研究團隊在隊列研究部分,確實沒有對飲食史做詳細收集。而血液循環中赤蘚糖醇的量確實包括了天然食物來源和通過食品添加劑形式的外源攝入。因此,缺乏了飲食史,確實不能將血液赤蘚糖醇直接等同于外源攝入量。但是研究團隊對這方面是有嚴謹清晰的聲明的,也并沒有斷言血液赤蘚糖醇的量都是經由代糖形式攝入。

  我們可以理解為這只是研究團隊提出的一種可能性和警告。至于這個可能性是否可以定論為因果關系,還是需要更多高質量人類研究來探討證實的。雖然既往的言論幾乎是一邊倒地稱贊赤蘚糖醇的“利多弊少”,但是,支持赤蘚糖醇作為“有益膳食成分”的長期對照臨床試驗幾乎完全缺乏——這一點,在很多針對赤蘚糖醇的試驗和綜述中都有提及。赤蘚糖醇對我們真的就有百利而無一害嗎?真抱歉,目前還不能定論。

  赤蘚糖醇代糖飲料還能不能喝?

  避免“大量喝”和“連續喝”同時發生

  那么問題來了,既然沒有定論,赤蘚糖醇代糖飲料到底還能不能放心喝了?我個人的答案是:可喝、適量地喝、有選擇地喝。

  正如這篇研究文章的作者總結的那樣,雖然發現赤蘚糖醇的持續攝入與主要心血管不良事件的發生風險相關,并促成了血栓形成,但后續需要更多的研究來確認“因果關系”。同時需要對各種甜味劑的安全性展開更多的研究,以確保我們吃進肚的東西不會是催生心血管疾病的隱患,特別是對于心血管疾病高危人群。

  因此,對于已經有心血管疾病風險或者已經診斷了心血管疾病的朋友們,你們在飲用這類含有赤蘚糖醇的飲料時,盡可能避免“大量”和“連續”這兩條的同時發生。例如,如果今天想喝,能選擇200-300毫升容量的,就不選擇550-600毫升容量的。

  而對于沒有心血管疾病風險也沒有家族史的朋友們,你們或許可以在單次飲用量和飲用頻率上適當放寬一些。但是,依舊需要抱著相對謹慎的態度,避免又大量又持續。

  關于代糖、零卡糖及其食品的

  幾個必須知道的注意事項

  1.無糖飲料以及使用零卡代糖調味的“無糖食品”,不能減肥。

  它只是幫助我們控制了來自這一瓶液體的能量攝入,而不是來自我們吃喝進肚的所有食品的能量。更何況,一部分使用代糖作為甜味劑的食品飲料,本身可能就是高碳水化合物和/或高脂肪的。使用代糖并不能從根本上扭轉它們自身能量“炸彈”的現實。

  2.低熱卡或零熱卡甜味劑,不是添加糖的完美解決方案。

  隨著人類對代糖使用量和年限的增加,相關研究不斷增加,代糖也被曝出越來越多令人類震驚的健康隱患或傷害。雖然它們或許各有優劣勢,正如添加糖也有自己的優劣勢一樣,但終究無法幫助人類實現“甜味自由”。而且,一部分代糖甚至會加劇人類的“甜癮”,讓人類更加欲罷不能,讓人類大腦對甜味越來越上癮而誘使我們進食更多的高碳水、高脂肪、高熱量食品,來滿足大腦對閾值不斷升高的快感的需求。從而,讓我們越來越胖。如果使用代糖導致我們對食品更加不節制,那就只能是個BE(憂傷的結局)。

  3.無糖飲料不應該成為生活中的主要“補液”途徑。

  清水,是大自然賦予人類和所有生物的最寶貴的液體,我們應該珍惜和善用。當然,在個體耐受前提下,適量的清茶、咖啡、花草茶等,也都可以作為怡情的補充。

  文/劉遂謙

  (科普工作者、臨床營養師、中國營養學會會員)

(責編: admin)

免責聲明:本文為轉載,非本網原創內容,不代表本網觀點。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 欧美多人野外伦姧